给你一朵小fafa~

【黄叶】病入膏肓

鲜掉牙:

* 世邀赛期间的黄叶ONLY


* 奇奇怪怪的设定


* 补档




READY?


——————————————————————————————


*


黄少天正在做梦。


夜雨声烦站在他边上,头上明晃晃地顶着个数字10。他热切地问对方,这个10是什么意思?夜雨声烦平淡地回答,好感度。黄少天又问,满分是多少?10?或者8?这次夜雨声烦没有作答,他冷笑了一声。


黄少天怒了,看来满分远远不止10。


他绕着夜雨声烦左转右转,就差来个幻影无形剑。账号卡和操作者的默契说来就来,不等他抱怨,夜雨声烦抬手就先发制人,直接把黄少天砍翻在地。


黄少天躺在地上,三百多句话瞬间到了嘴边,一张口,说不出来。


 


联盟不许死人再发信息的约束力深深刻在了黄少天的潜意识里。


 


他不能说话,夜雨声烦也保持着沉默。


黄少天怒视着自己的账号卡,想骂他:你怎么这么闷!你这个轮回来的奸细!


夜雨声烦像是感觉到了,终于主动开了一次口:“这10点还是因为你喜欢找君莫笑PK。”


黄少天莫名其妙,我操作你这么多年,拿了个剑圣的名号,日天日地日君莫笑,你不喜欢我,喜欢君莫笑?


“对,我喜欢他,就和你一样。”


“所以我能见到他,给100分,你也能见到他,减90分。”


靠君莫笑关我什么事啊!我想见的人是——


 


黄少天从床上惊醒。


大概是他一个鲤鱼打挺的动作幅度太大,引起了同房叶修的注意。


 


叶修问道:“做噩梦了?”


黄少天抿着嘴,盯着叶修的头顶没说话。叶修被他这专注的眼神搞得有些发憷,不由走过来,在他面前晃了晃手。


“少天?”


黄少天拉住叶修,猛地将他扯到自己面前。


脸对着脸,呼吸间对流的空气粘稠而又灼热。


 


“叶修,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叶修怀疑着黄少天是不是在睁着眼睛说梦话。这种明显是对方不对劲的场景,他怎么还反问起自己来了。


叶修伸出手,撩开了黄少天的头发,额头碰上额头。


嘴唇之间只差了一根手指的距离。


 


但黄少天凑不上去,因为叶修的确用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示意他不要说话。


大清早听黄少天喋喋不休是一种应该尽量减少的体验。作为领队,叶修也是在无奈和习惯之下才选择了自我牺牲,和黄少天同住。


 


感受到叶修皮肤的温度,黄少天觉得他现在有两个选择。


咬叶修的手指,或者拿开手指咬叶修的嘴唇。


他权衡了片刻,打算全选。这时候叶修退开了。


 


“你没发烧啊?”


“我当然没有。”黄少天略微感到了遗憾。但叶修的退后让他又一次清晰地看到了对方的头顶,他忍不住问道,“你呢?你感觉怎么样?”


“我们都没发烧和我们都发烧了,你选一个?”


“……”


 


以防万一,叶修还是打算问王杰希要点感冒冲剂。他走出房门的那刻黄少天松懈下来,重新倒回了被子里。


他没有发烧,但他得了一种更严重的病,很可能没治。


 


——就如同在梦中那样,黄少天似乎能够看到别人对他的好感度。


而叶修的数值一如他低调而又神秘的作风,是“???”


 


所以黄少天日思夜想渴求着的答案依旧保持着无解。


更让黄少天泄气的是,即使得了这种古怪的毛病,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连我这种身体素质都病倒了,那叶修还行不行?


所以他问叶修,你有没有事?


叶修对此表现出了莫名和疑惑,头顶的那排问号就像是他内心的具现化。


 


???


 


玩家叶修对玩家黄少天的好感度是——


那是什么鬼东西???


 


黄少天在被子里翻滚,折腾,哀嚎,他惆怅,他郁闷,他想睡回去问问夜雨声烦,哎,你和君莫笑有结果吗?毕竟约了这么多次,该干出点感情了吧?虽然你输的比较多一些。


他的账号卡大概会高贵冷艳的回答:你自己失败成这样还好意思来问我?


 


总之前途堪忧,真真无药可解。


 


 


*


黄少天出门遇到了喻文州,他看到喻文州头上顶着一个堪堪及格的分数——60。


这给了他一丝安慰。


 


“队长早!”


“早,你感冒了吗?”


“我?没有啊?”


“刚才叶修来和王队请教该吃什么药,说是你身体不好。我还担心,毕竟很快就到下一轮比赛了。看来是他关心过度了?”


 


说这话时,黄少天看到喻文州头顶的数字悄悄往上翻了2点,变成了62。他突然感到自己和喻文州的友情有翻船的可能性。


叶修和自己闹了个乌龙,队长怎么就这么愉悦呢?


 


但现在的黄少天懒得追究,因为他心情不错。他只想去问问叶修,你怎么这么关心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他继续往前走,迎面又遇到了苏沐橙。打了个招呼后,苏沐橙左手拿着早餐右手拿着咖啡,继续往她和楚云秀的房间去了。


黄少天转了个身,跟了上去。


 


苏沐橙头顶的好感度让他有点震惊,有整整60点,都和喻文州一样高了。


这太过匪夷所思,苏沐橙分明一直对他爱理不理,基本没给过什么好脸色啊。


 


“苏沐橙,你知道叶修在哪吗?”


这纯属没话找话,叶修能在哪?今早有会议,以他万事荣耀为重的个性,肯定已经到场了。


果不其然,苏沐橙没搭理这句废话,她只是说:“帮我敲一下门。”


黄少天照办了。


 


楚云秀迷迷糊糊地打开门,一眼看到黄少天也在,砰地又把门关上。


那一下闪得太快,黄少天隐约只看到楚云秀对他的好感度没有及格,大概只有三十多。


 


“她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化妆吧。”苏沐橙提高了一点声音,朝着门内说,“秀秀没事,我就送个早餐,你出来接一下。我让黄少天离远点。”


隔了半晌,楚云秀一边开门一边没好气地回答:“算了,反正他的注意力一般只用在叶修身上,别人他也看不见。”


黄少天眨巴了一下眼睛,没想到楚云秀还挺了解他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早餐吃的缘故,楚云秀头顶的好感值往上一跳,直接蹦到了41。


可谓是女人心,海底针。


 


苏沐橙送完早餐,从口袋里拿出什么递给黄少天。


“他给你的。”


那是一袋板蓝根。


至于为什么这东西会出现在苏沐橙身上,结合喻文州之前所说其实也并不难猜。


 


“他是哪位?你说清楚点啊。”
在苏沐橙听来这又是一句废话,还是一句带有炫耀意味的废话。她更不想理会黄少天,直接转身刷开了房门,然后重重关上。


响声吓了黄少天一跳。苏沐橙留给他的不光是背影,还有头顶上微微涨了1点的好感度。这大概是差点把门甩到黄少天脸上甩爽了。


 


黄少天再次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女人的世界真是太难懂了。


 


就好比因为叶修的关系,他对苏沐橙一直有种天然的亲近,正所谓喜欢的人喜欢的人,那就是自己人。他一直搞不懂为什么苏沐橙对他总是不冷不热,但现在看来,这很可能只是苏沐橙不善表达。毕竟按照联盟的设定,颜值顶峰的基本都是嘴残。


果然苏沐橙也觉得他和叶修,和苏沐橙自己都是一伙的吧?


都是一家人,何必装得那么生分呢!


 


这么想着,黄少天拿着板蓝根往餐厅的方向走。


他需要一点热水,虽然他没病,但是他就是想吃药,因为他高兴。


正巧又遇上吃完早饭,打算去参加会议的周泽楷。远远这么一看,周泽楷对他的好感度低得令人发指,是迄今为止最低的一个。


 


才10点。


 


这勾起了黄少天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他觉得经过一些血与不能说话的教训,这个数字非同寻常,往往代表着——这个人是我的情敌。


黄少天瞬间警惕起来,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推想如此正确。果然周泽楷就是个背地里使坏的类型。平时不声不响的,其实心机!算计!不怀好意!乱献殷勤!没事就爱找叶修,好像整个世邀赛只有他一个人在打一样。就昨天,还跑来他和叶修的房里给叶修送水果,皮都削好的那种!


事关重大,黄少天觉得有必要试探周泽楷一下。他拿出手机,在职业选手群里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周泽楷。然后发了条信息过去。


 


黄少天:姓周的等等我们PK一下


等了大概5分钟,周泽楷似乎终于到了会议室,打开电脑准备训练了。看到消息,他回复了一个“?”过来。


在这期间黄少天已经打了快80行字的手停顿了一下,他思考起一个严肃的问题。


 


对于标点符号这种神秘的语言,最熟悉的人貌似就姓周了。


左思右想,于情于理,比起周泽楷怎么看待叶修,黄少天更想知道叶修怎么看待自己。


于是他把自己打好的话全部删除,重新输入了一段真情实意的询问。


 


黄少天:???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


 


黄少天有点烦躁,他看周泽楷和这堆问号都很不顺眼。


知道标点符号在你周语的运用范围内,那你也不用一连回复两个给我吧!你懂,我不懂啊!


 


黄少天:就是???一般代表了什么意思啊!你倒是多说两句,平时你不是很会用问号么?


周泽楷:……


 


哦,不打问号,打省略号了。


 


黄少天:省略号又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不想说?不屑说?
周泽楷:呵呵。


 


黄少天觉得这个对话进行不下去了,他还是想直接和周泽楷打一架。就用那个也喜欢冷笑的夜雨声烦,打爆这个会呵呵的周泽楷。


这个时候周语十级的周泽楷似乎终于明白黄少天在问什么了。


 


周泽楷:游戏里?


黄少天:???


周泽楷:游戏里的???


黄少天:??????????


 


黄少天开始感到不安了。


如果叶修好感度所显示的???就是现在他对周泽楷的这种心情的话,那很有可能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才造成了这种不能调解的仇恨。


这样很不好。


 


周泽楷:数值太高无法显示。


周泽楷:???


周泽楷:这个意思。


 


啊?
啊……


啊???


 


黄少天不解了。


黄少天懵逼了。


黄少天恍然大悟了!


 


他们都是职业选手,这点早该想到啊。


在游戏设定中,正如周泽楷所说的那样,三个问号,是代表了数值太高,无法显示。


黄少天放下手机,深呼吸了两次。他抖着手,撕开了板蓝根,往自己嘴里倒了两口。


 


不愧是王杰希开过光的。


包治百病,脱胎换骨。


口味极佳,甜中带爽。


 


黄少天猛地站起身来,不顾他人异样的眼光,朝着会议室的方向飞奔而去。


然后一不小心就撞上了高大的瑞典队选手。


对方凶狠地向下瞪了他一眼,然而黄少天毕竟是见过韩文清的,在气势上依旧分毫不输。


对方这漆黑的脸色也不是没有理由,昨天比赛的时候,中国队以相当大的分差打爆了瑞典队,黄少天更是一举夺得当场的MVP,他的输出和与之匹配的垃圾话给对方的队员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自己一脸的凶神恶煞,黄少天却还能满面春风,瑞典选手大概也觉得没意思了,抬腿就走。


 


黄少天回望过去,就看着对方头顶的好感度从0一点一点变到3,似乎隐隐还有变到4的趋势。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作为机遇主义者,黄少天对周围的环境还是很敏感的。他这一路飞奔之间,其实也注意到了周围本来显示着0点的路人,好感度都有些微地上涨。


之前心里满满都是叶修,黄少天没空在意这些。但现在停下来一想,黄少天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有一种不安而又趋近于肯定的猜想,只等着验证。


 


黄少天的速度慢了下来,他一步一步地走着,最终还是到达了目的地。会议室里有不少选手到得比他更早,其中当然也包括叶修。


看他走进门,叶修停下了手上的笔,问说:“给你的药吃了没?”


“……吃了。”


“哦。”满意地点点头,叶修继续忙活了。


 


62点好感度的喻文州凑过去,把签字笔从叶修手里顺了过来。


“该还给我了,我这份还没写完。前辈就先休息一下吧。”


“别啊,还有两个字,最多三个。”


“你也知道我速度慢,还是让我先写吧。”


“啧,你这么一说,好像我欺负你似得。”


两个战术大师你来我往,硬是整出了一股高中同桌的氛围。亲密而又自然。


 


黄少天眼睁睁地看着那个62蹭地一下掉到了60,堪堪打住。


他只觉得喉间刚刚落下去的板蓝根开始发酸发苦。


 


“少天?傻站着干什么,先坐吧。”叶修闲着了,对黄少天笑了一下。


这一笑,他头顶的那串问号疯狂地往上翻动起来,最后还是停留在了???上,也不知道是涨了多少。


 


黄少天怔怔地坐下,连自己身旁的人是周泽楷都没注意到。


他终于发现了——


原来这个数值代表的并不是别人对他的好感度,而是他对别人的好感度。


 


再瞥一眼叶修头顶的那串符号,黄少天哑口无言。


他扪心自问:我就真的这么喜欢叶修?喜欢到自己都懵逼着无法具体描述的程度?


仔细分辨了一会儿,黄少天居然觉得这个答案证据确凿,改无可改。之前犹如气球一般鼓胀的心情一下子被戳破,消沉下去,郁闷得很。


痴情到这种地步还有没有救?


 


都是夜雨声烦的错啊!


黄少天恶狠狠地决定晚上开着夜雨声烦跑去君莫笑面前脱光装备打滚撒欢。


 


“你真的没事?”叶修怎么看都觉得黄少天这状态有问题,干脆走到他身边,又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


黄少天无精打采道:“对,我病了,很严重的那种,已经没救了。”


 


大概也是没见过有人能这么干脆地承认自己有病,整个会议室不由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黄少天。


刚推门进来的苏沐橙正巧也听到这句话,忍不住问说:“药不是给你了吗?”


药有什么用,给我还不如给冯主席!这病真的治不好,绝症!一直到死都这样了!


 


黄少天忙着自暴自弃,只随口“嗯”了一声。


见他这样,和苏沐橙一起进来的楚云秀不由和叶修商量道:“晚上你和王队他们挤挤?别到时候他传染给你,他好了,按你这体质,估计到比赛完都好不了。”


苏沐橙复议。


 


——那怎么行!


涉及到原则问题,黄少天打算暂时控制一下自己的病情。


“我……”这个字刚出口,他突然被自己呛住,咳嗽了两声。反而更让楚苏二人肯定了他有病,拉着叶修嘀嘀咕咕起来。


 


黄少天冤枉啊,他这一惊一乍的还不是因为苏沐橙头顶的数字吗。


曾经的61,突然就变成了40。


他看看叶修的那排问号,再看看苏沐橙,不禁怀疑起自己怎么会是如此小气的一个男人。不就是提了个没用的意见吗,自己对苏沐橙的评价至于跌成这样?虽然是不太爽,但也没到这种地步吧?


 


看到黄少天这欲言又止,不情不愿的模样,叶修回复道:“没事,也不睡在一张床上,怎么会传染。”


我没病,我真的没病——


刚想开口自证,黄少天一下想起刚才当着全会议室面说自己有病的也是他。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这事不是黄少天的风格,他只好面露期待地看向喻文州,希望那60点好感度能够保证他与喻文州之间多年的默契,让喻文州提出点反对意见。


结果喻文州的脑电波一闪,没接上,干脆补刀道:“比赛期间酒店应该住满了,加房不现实。但加张床应该没有问题。前辈和少天还是都小心些吧。”


 


靠!喜欢一个人有错吗?喜欢到病入膏肓碍着谁了?你们居然要隔离我!?


黄少天气得要命,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啪地一声,不疼,就手掌有点麻。


他打到了周泽楷。


 


周泽楷看过来,黄少天看过去。


周泽楷不说话,黄少天也不说话。


 


周泽楷觉得自己要是忍不过黄少天好像有点丢脸,黄少天则是目瞪口呆。


因为周泽楷头顶的好感度变成了非常符合他性格的一排省略号。


 


……


 


“省略号是什么意思?”


等了半天没有道歉,周泽楷有点不开心。


“呵呵。”他委屈,他不满,他呵呵完了就算没事了。


 


省略号是什么意思黄少天最终也没有弄懂。但是他突然反应过来,众人头顶的数字,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又变回了他们对自己的好感度。


黄少天看完周泽楷,又去看40好感度的苏沐橙。


最后他看向叶修。


 


一排不变的问号。


你之于我,我之于你。


都一样。


 


“少天你怎么想?”


大起大落后,人是很容易呆滞的。剑圣也受不起这种接二连三的刺激,他只盯着叶修的脸,重复道:“……我病了。”


“……”叶修无语,看来黄少天真的病得很重。


 


观察到叶修的神色里除了无奈还流露出真切的担心,黄少天振作起来,他心里的那个气球一下子吹满了,还要炸了。


他特别严肃地补充道:“已经传染给你了。”


“啊?”


“今早你问我的话你还记不记得?”


——我们都有病,还是我们都没病,选一个吧。


“叶修,你也已经没救了。”


“……”黄少天看着叶修头顶的问号往下缓慢地翻动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停留在了可爱的问号上。


 


他高兴地笑起来。


“有病吃药!”楚云秀忍不住吐槽了。


“我就不吃!”黄少天坚定地朝叶修表着态,“老叶你也别吃。”


 


这让人不知从何而起的深情语气就像在发誓——


我们将一起病入膏肓。




END




打了一天游戏补档充数(。)


总之就是这样吧!




因为经常有人说这篇看不懂,稍作解释


其实好感度是怎么转换的,它一点也不重要


作者想转就转了!


是这样

评论

热度(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