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朵小fafa~

【黄叶】一叶不障目

鲜掉牙:

* 以前的点文,补档


* 关键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男友衬衫 甜 和 (对不起我不记得了)


* 黄叶ONLY,黄叶ONLY


* 大量原创人物出没,擅自妄想了很多国家队选手家长




READY?


——————————————————


*


“你去哪?”


“马上回来,箱子的密码你知道。”黄少天匆匆带上了门。


 


刚吃完晚饭正准备收拾行李,黄少天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和电话那头说着说着,留了这么句话就起身出门了。


本就觉得儿子在身旁是一种干扰的黄妈妈没多在意,她试了试箱子的锁。


 


黄少天的生日,0810,打不开。


初始密码,0000,打开了。


 


黄妈妈有点惊讶,这箱子的密码黄少天一早改过,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居然又给改回来了。


她埋头打算先拾掇几件外套出来趁早洗了,结果这一翻,居然给她找出了一件衬衣。


出国比赛前,黄少天那一箱子衣服都是她特意跑去公寓收拾的。世邀赛难免会碰到重要的场合,西装领带白衬衫必不可少。黄妈妈当然也塞了件衬衣给黄少天,但却并不是她手里的这个样式。


 


黄妈妈有点激动又有点惊恐。


谁生的儿子谁最了解,黄少天从小到大都有着非常强烈的领地意识。他以前和喻文州一起住蓝雨宿舍的时候,两人在私人物品上的界限也清清楚楚,这么多年下来从没带错过东西回家。


这种会把衬衣搞混的状况,基本就是一种强烈的暗示——此物以及此物的主人已经为我所有。


 


一直以为自己儿子清心寡欲,甚至可能有病的黄妈妈为了这个八卦异常激动。


与此同时她的内心也泛起了一阵恐慌。


 


黄妈妈打开手机登上了微信。


 


话多并不是遗传:你收拾完行李没?


双手健全哪里残:文州不要我帮忙,我看电视呢。


话多并不是遗传:看什么电视啊,赶紧检查一下,我儿子的衬衣在不在你家!


话多并不是遗传:在不在?有没有?是不是还在看电视?我顺着网线把你家电闸关了信不信?


双手健全哪里残:没有!我和你说,话多绝对是遗传。


 


至此黄妈妈舒了口气——不在就好!


其实她也开着电视呢。世邀赛之后,国家队被集体安排参加了一档节目,今晚有首播。


这会儿刚放完荣耀的宣传片,主持人伴随着世邀赛最终一战的精彩剪辑走了出来。


 


黄妈妈的手机又响了。


双手健全哪里残:丢东西了?但文州没和少天一个房,你问错人了。


话多并不是遗传:……他和谁住的?


双手健全哪里残:直接问你儿子去啊!别打扰我看电视!


 


“下面让我们欢迎国家队的选手登场,首先是领队叶修!”


节目也正式开始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黄妈妈下意识地看眼了电视。这一看,她就把手里的衬衣放下了。


然后在旅行箱里找啊找啊,终于找出了一件西装。


 


举着对比了一下。


恩,和叶修身上那件,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喻妈妈的信息又跳了出来。


双手健全哪里残:好心帮你问了问,就是那个叶叶叶叶叶啊。


话多并不是遗传:哦。


双手健全哪里残:你干嘛说句比我打得还短的话!我不要面子啊!


话多并不是遗传:文州温吞的个性一定是遗传你的,你说话前我就已经知道真相了!还叫我怎么热情地和你打字??我没有尊严的啊??


 


*


多年以前。


 


【全职选手家长群】


话多并不是遗传:我觉得我儿子恋爱了。


钱包回收总部:你儿子才出道多久,居然都找到对象了?哪家的姑娘?


话多并不是遗传:我怀疑是他队友。


双手健全哪里残:……


钱包回收总部:@双手健全哪里残 你俩儿子一个队啊,你知道是谁吗?


双手健全哪里残:……


求个偏方:据我所知,蓝雨是个和尚队。


钱包回收总部:……


双手健全哪里残:我一直把你当作好姐妹,没想到你儿子居然对我儿子……


话多并不是遗传:呸呸呸!和文州没关系!!!是一个姓叶的。


话多并不是遗传:少天一年回不了几次家,但每次回来满嘴都是叶叶叶叶叶叶,关系这么好,肯定是一个队的吧?这么记挂绝对有问题吧?


双手健全哪里残:啊?是不是叶秋啊?


你快回来:……


话多并不是遗传:是这个名字。


双手健全哪里残:那有什么奇怪的,文州没事也会研究这个叶叶叶叶叶啊。他还给人家画素描,一本子呢。


话多并不是遗传:……我把你当好姐妹,你儿子居然看上我儿子的对象?


你快回来:……


双手健全哪里残:……多大脸!什么对象!都是男人哪来这么多事!


双手健全哪里残:那个叶秋也不是他们队的,是对手。念叨念叨挺正常。


钱包回收总部:是挺正常的。说叶秋我想起来了,我儿子队的粉丝还会喊干死他呢,照你这么想,这还是个三角恋。


求个偏方:我恐怕不止三角。


话多并不是遗传:……


话多并不是遗传:@双手健全哪里残 你给我看下叶秋的画像,我搜不到他的照片。


双手健全哪里残:[图片][图片][图片]


话多并不是遗传:……


你快回来:……


双手健全哪里残:什么反应啊!?文州画的可好了!当然这孩子长得也好。


 


是,叶秋长得很好,笑起来的时候尤其。


黄妈妈面无表情地在黄少天回家专用的台式机里,翻了大概20个文件夹,找出了那么几张她曾以为是儿子崇拜的某个明星的照片。


原来是叫叶秋啊……


 


 


*


话多并不是遗传:我当时怎么就听信了你的谗言呢?


双手健全哪里残:谗言?啥时候的事啊?


话多并不是遗传:你自己想


话多并不是遗传:想不出友谊就结束了!


双手健全哪里残:……难道文州真的看上了你儿子的对象?


话多并不是遗传:友谊结束了。


 


 


*


虽然不是第一天知道叶秋,又或者说叶修长得好,但黄妈妈还是要再次感慨一下。


这小伙子穿起西装来更好看了呢。


 


心里正一边夸叶修,一边又夸自己的挑衣品味。电视上黄少天出场了。


黄妈妈再一看,嚯,不得了。不愧是亲生儿子,可会替老母亲报仇了。


 


她不紧不慢地打开微信,果然喻妈妈又发了信息过来。


 


双手健全哪里残:你儿子怎么穿着我儿子的西装?!


双手健全哪里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


双手健全哪里残:我一直把你当好姐妹……


 


刚知道儿子有个稳定的对象时,黄妈妈是惶恐的。因为她就怕自己再也不能理直气壮地反驳这句话。


现在猜到了真相,她神闲气定地开始回复。


 


话多并不是遗传:问你儿子去啊,别打扰我看电视!


双手健全哪里残:你的报复心理怎么这么重啊???气死我了!


 


那头没再发新消息过来。


终于把话呛回去的黄妈妈心情一好,干脆点开了朋友圈,想再吹自己儿子和儿子的对象几波。


结果刚巧就刷到了喻妈妈的更新,是一系列风景照。


 


双手健全哪里残:


儿子在苏黎世拍的风景照,好看!


 


后面跟了一溜图片。黄妈妈点开,一张一张翻过去,每一张都是那么的眼熟。


——这不就是黄少天回来时发给她的照片吗?!居然这么省事用的全是喻文州的图……那他自己的手机做什么去了啊!?




电光火石间,非常懂自己儿子的黄妈妈回忆起了,曾经在黄少天电脑里翻出来的某些珍藏,不由啧了一声。


 


 


*


“听说出国前当局给大家都配了新手机方便联系?”主持人看着明显都在敷衍他,只想完成任务的选手们,笑眯眯道,“之前我们做了些关于节目内容的小投票,结果就是粉丝们非常好奇,各位大神出国在外,用新手机拍的第一张照片是什么?”


 


这话一出来气氛果然变得紧张了很多。


叶修无奈着第一个交出了手机。他以前不用此类通讯设备不算什么秘密,这会儿成为集火目标也很理所当然。


亏得老冯千叮咛万嘱咐,说这档节目要在全国播出,是多么多么重要,让他们一定要穿正装参加。叶修的西装昨晚被糟蹋得不能再穿,还不得不问黄少天借。但看现在这个架势,这档节目到底哪里严肃……


 


“看来叶神心系比赛啊,第一张照片就是比赛场地。”


没挖掘出什么料,主持人显得有点失望。他按照顺序接着往下看,这帮人拍的无外乎是风景或者食物。王杰希倒是令人有些意外,他的第一张照片是自拍。


 


“看来王杰希大神对自己的长相挺在意的啊?”


“偏方而已。”


“……什么偏方?”


“保平安的。”


“王杰希你那已经不是偏方,而是玄学了吧。这段等等肯定要被剪,都这年代了谁还会相信什么,到了新环境一定要拍张自己的照片,才不会丢了魂之类的封建迷信啊?”


 


主持人顺着这个话题,朝黄少天道:“那黄少的第一张照片又是什么?”


大屏幕上很快就放出了照片。


当晚的第一个爆点在所有人都毫无防备间陡然出现。


 


那是一张叶修睡着的照片。


大概是时差还没倒过来,他睡得不算安稳。眉头微微皱着,头发也有些乱。硬是让这个已经奔三的家伙显出了可爱来。


“……这!这真是意外啊。”主持人欣喜,“叶神的睡颜难得一见,电脑前的观众是不是已经开始截图了?”


在叶修暗示的眼神下,黄少天立刻道:“截什么图啊不准截,私家珍藏,个人收集!想要的话各凭本事!”


“少天。”


“我是说你们节目组太不厚道了。这根本不是第一张,都快第十张了吧?随随便便乱翻别人相册还放出来的这种行为太可耻了!”


录播厅内安静了一瞬间。


 


“啊,是吗?”


“……我随口一说。”


“为了验证黄少绝佳的记忆力,我们就从第一张翻起,看看他记对没,好不好?”主持人兴高采烈。


 


另一个当事人叶修听完后深感绝望。


因为不管数得对不对,他都可以保证第十张还是他的照片。


 


“这段在播出的时候可以剪掉吗?”


此刻的放送已经给出了答案。


 


 


*


电视上在翻黄少天的相册。


电视前黄妈妈还在看朋友圈。


 


她对这个节目已经毫无兴趣了,不出她所料从第一张到第十张果然全是各种各样的叶修。


黄少天手机内存的用处简直一目了然,毕竟他那相册里大概有个好几百张照片。


 


指尖划过屏幕,黄妈妈在朋友圈内发现了一张儿子没给她传过的图。


照片的主体是喻文州,应该是让别人帮忙拍的留影,但右下角却出现了抢镜的黄少天。


放大再放大后,能看到是黄少天低着头,拉着谁的手正啃对方拿着的冰淇淋。


 


黄妈妈保存了图片,把喻文州连同黄少天一起裁剪掉。


就盯着那只手看。


 


虽然放大到这种地步已经不够清晰,但在模模糊糊中依旧看得出十指修长,骨节分明。


也难怪这只手能有那个魔力勾得黄少天去啃冰淇淋了。


 


 


*


刚到家的时候黄少天还饿着肚子,就干脆尝了两口桌上摆着的双皮奶。


 


“你是不是中邪了?”


黄少天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你,就这么对待刚得了冠军回家的儿子?”


“哎这双皮奶味道还不错,哪里买的?”


“商城新开的甜品店。”黄妈妈狐疑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不嫌弃它甜了?”


黄少天楞了一下,终于想起了自己几年前还是个不吃甜品的人。


“那具体位置呢?”他试图转移重点。


“你这几年口味变化太大,要不是话还这么多,我都要不敢认你了。”黄妈妈找出了名片塞进他手里。


“你到底是在以什么标准在认儿子啊?谢了,我收下了。”


“不用谢,什么时候把你带去吃甜品的人带回来给我瞧瞧,那我就也谢谢你了。”


“……”


“怎么不说话?又中邪了?”


“一个朋友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肯定很好看吧,不好看你的口味还被人家影响成这样?”


“说不过你,GG!”


“也不看看你是谁生的。”


 


 


*


现在回忆一下,似乎蓝雨主场的比赛里,总有那么几次,黄少天和她打电话汇报完赛况后,还会加上一句,哪里哪里的甜品还可以,下次你也去试试吧。


黄妈妈一直没好意思和儿子说,甜什么呀,你说话的语气才叫我甜得不敢相认。


 


 


*


“基于投票结果,下面这个环节是希望大家能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展示一下自己的手。”


镜头一拉,叶修又是被赶鸭子上架的第一个。


照片那事好不容易才用两人同一间房,黄少天又有多动症这种理由搪塞过去。虽然伸着手给人看这种行为很傻,但是好歹不会出纰漏。


于是叶修难得积极地配合了一下,希望能赶紧做完节目跑路。


 


“不愧是大神的手,简直完美啊!要不是知道,我估计会以为是哪个广告模特的。”


“呵呵。”叶修懒得接话。


“听说王杰希大神会看相?不如叶神让杰希大神当场算一下试试?”


叶修一偏头,发觉王杰希居然真的一本正经地打算过来给他算命,不由一阵无语。他只得翻过手心来,露出了交错的掌纹。


 


“恩?”眼尖的主持人把叶修右手腕处的衣袖又往上拉了一点,“我刚才果然没看错。”


“叶神手腕这为什么写了一个‘下’字?”


“……写着玩。”


“是你自己写的吗?”


“是啊。”


主持人发觉一旁的黄少天又不安定了,似乎是有点着急又憋着话的模样,赶紧道:“黄少,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老叶闲得无聊乱涂乱画难道我还能阻止?”


“呵呵。”


 


是啊,有什么好说的。


难道告诉主持人,那其实是个待写完的“正”字吗?


 


 


*


黄少天有用正字记录次数的习惯,这点黄妈妈非常清楚。


所以她看着主持人所谓的那个下字,心情格外复杂——


 


三次。


她儿子该不会肾虚吧?


 


 


*


【全职选手家长群】


求个偏方:算命……我儿子在粉丝心中究竟是个什么形象?


脸即是正义:大概是小仙女吧。


求个偏方:@脸即是正义 那你儿子还被称呼过为牛郎呢??怎么的,打算和我做亲家啊?


脸即是正义:……不了不了,如果一定要选,我选择叶修。前后第一人了,很门当户对。


话多并不是遗传:@脸即是正义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双手健全哪里残:@脸即是正义 老周,你咋不选个女选手呢……又不是没有……


你快回来:……


脸即是正义:……


脸即是正义:说正经的,王老头你儿子真的会看相吗?


求个偏方:当然不会了!就那个叶修,他曾经和我说过叶修和黄少天之间有姻缘,你觉得准吗?@话多并不是遗传 


你快回来:………………


话多并不是遗传:@求个偏方 你儿子看相收费吗?


求个偏方:???


 


 


*


比赛期间,黄少天和叶修住。


录制节目期间,黄少天还是和叶修住。


 


两个心悦对方的大男人住在一起能不出点事吗?


 


打完比赛,得到冠军那天晚上。


心痒难耐,遂准备出事。


 


叶修反抗道:“明天要坐飞机!”


黄少天郁闷地顺从了。


 


回到B市后,修整了一天。


又打算出点什么事。


 


叶修又反抗:“明天要录节目!”


黄少天不能忍了:“管他什么节目,你快点给我脱。”


彼时叶修正在找明天上节目要穿的西装,一个没注意,就被黄少天得逞了。


西装扔在地上,被两人踩了好几脚,还溅上了一些不能够描述的体液。


 


完事后,总有些事情要解决。


“反正我们身形差不多,你明天穿我的西装去。”


“我比你高吧?”


“老叶,你是不是想把手腕上的那个正字写完?”


 


黄少天禁欲太久,一爆发出来,难免会附带上一些自己的小癖好。


就比如,喜欢看叶修只穿一件衬衣。


再比如,给叶修标注上一些无法细说的事故次数。


 


叶修听罢把皱得不成样子的衬衫扔到了黄少天怀里。


“拿去洗了。”他想了想,问道,“我穿你的,你怎么办?”


“问队长借啊,他肯定有备用的。”


“那我直接问文州借不就行了?”


“不行,不可以,不应当!我说你到底能不能有点我是你男朋友的自觉?”


“……随你随你。”叶修累得不想辩解。


 


于是黄少天下床洗衬衣去了,顺手也把自己的衬衣洗了。


这一洗,就洗出了更多的事。


 


 


*


半个小时前,叶修带着沉痛的心情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


 


“你准备好再来一次B市没?我妈想见见你。”


“这么突然?你回去做什么了?不是说好先说服我妈的吗?”


“你拿错了衬衣。我妈就什么都知道了。”


 


至于吗?不就是一件衣服?


挂了电话,黄少天回到家里,发觉自己的行李已经被整理好了。


 


“妈,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一下。”


作为不听派的黄妈妈,这次难得耐心而又和颜悦色地回道:“什么事?”


“你先做点心理准备,我给你放个电影?断背山怎么样?”


“是不是和你那个长得不错,爱吃甜品,大概姓叶的朋友有关?”


“……靠,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拿错了衬衣。”


 


……至于吗?!


 


 


*


此时此刻,叶宅。


叶爸爸忙碌了一天,回到家里。一进家门,先瞪了叶秋一眼。


叶秋摸摸鼻子,转过身用一种都怪你的幽怨眼神对着叶修看。


 


叶修被看的莫名其妙。


“工作失误了?”


“没。”


“那老头子怎么这么凶巴巴地瞪你。”


“……我改了我的微信密码。”


“不是0000了?”


“你以为全家都和你一样用0000图省事?”


“那你改个密码,他怎么这么生气?”


“……”


 


叶秋郁闷,这要怎么解释?


曾经有个家长群,有位爸爸想加却拉不下脸,就派自己的小儿子潜伏在里面,他只要登陆小儿子的号就能无痛窥屏。


这一天,他又想窥屏看人夸他大儿子时,却发觉密码被改了。


 


因为他的小儿子害怕不再年轻的老父亲,无法承受住全群正在给他大儿子和他大儿子的相好发红包这件事。


 


 


*


“小陈?”


“是我是我,叶部您有什么吩咐?”


“你们IT组能给我破个密码么?”


“当然!这是又有大鱼要抓了?”


“不是,你帮我把叶秋的微信密码破了。”


“……”


“不行?”


“不是不是……就,您现在还管孩子管这么严啊……”


“哼!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此时距离黄少天带着叶修的衬衣来见家长,还有一个星期。




FIN




安安哦!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