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朵小fafa~

【黄叶】江湖中人说

鲜掉牙:

ATTENTION:


* 黄叶ONLY,黄叶ONLY,本篇有且只有黄叶。


* 不怎么武侠的武侠paro


*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




READY?


————————————————


*


卢瀚文偷偷跟着黄少天下了山。


他私出师门也不为别的,就想看看他师父那个命中注定,又暗通款曲了数十年之久的老对手到底什么模样。


命中注定是黄少天自己说的。卢瀚文耿直过一次,这个词明明就是江湖中人用来形容你对手和霸图宗主的,并不关师父你什么事啊?结果被他师父无情地教育了,以至于卢瀚文不得不及时醒悟到底谁和谁才算命中注定。


暗通款曲就是从师祖魏琛那学来的了。魏琛见卢瀚文年岁小,懵懵懂懂,什么话都敢和他说。却不想卢瀚文记忆力绝佳,听得懂的听不懂的全都记住了。就比如魏琛曾说,瀚文啊,你师父和那谁厮混了十多年了,不光暗通款曲,我怀疑不该通的地方也通过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你可千万不能像他那样,一定要离那个谁远远的。不能让我们蓝雨一门三代都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这样活泼的师门和卢瀚文想的不太一样。当年他选择拜在蓝雨门下,除了离家近外,也是倾慕黄少天,也就是现如今他师父的剑术。江湖中人,但凡提起剑,就不得不说到他师父的大名。俗话说剑乃兵中君子,可黄少天却并非什么君子,他是真正的剑客。


君子点到为止,不喜分胜负高下,黄少天却是实打实的天下第一,无人可及。若说君子用剑如同山间清风,皎月其辉,黄少天的剑就是山雨欲来,霜寒九州。他的剑实在是太快,太利,让人怕的同时又不得不夸一句行云流水。实乃剑中之圣。


卢瀚文没有什么太大的理想,也就是想当当天下第一剑客的徒弟。所以他奔着黄少天来了。可到了之后他慢慢发觉了一件事,他饱受人夸赞的师父,有个怎么也打不败,杀不死的对手——那就是当今的魔道之首,大魔头叶修。


 


江湖中人对这件事也很津津乐道,相传黄少天年少时曾与叶修交好,彼时叶修还不是什么魔头,而是正道之首嘉世门的大师兄,也称得上是风华绝代。可这样的一个人,却因为自身不服管教,不受约束,与魔道有了联系。最后一步踏错,万劫不复。


那年卢瀚文刚入师门,还不是黄少天的徒弟,却也听说过叶修。只记得在一个雨夜,许久不见踪影的黄少天从外归来。他站在庭院之中,不声不响。借着电闪雷鸣,卢瀚文方才看清他手中之剑上,血水混合着雨水缓缓滴落。一向话多的剑客那天只问了卢瀚文一句话。


“江南是不是该下雪了?”


卢瀚文虽然习武,却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血,感受到这样汹涌的杀气。他回答不上来,只觉得心慌得喘不上气。江南未知的风雪,竟像是吹到了此处,黄少天的身边。


寒冷,潮湿,压抑,就像是天要塌了。


 


几日后卢瀚文才知道,那一天叶修叛出了正道,在嘉世的追杀中受了重伤,下落不明。卢瀚文几度猜测在那个夜里黄少天到底去做了什么,又遇到过什么人,才能让一向爱惜武器的他任由剑饱饮了冰冷的雨水。


从那之后,叶修失踪了很久。江湖中人又说,黄少天必然是要和叶修一刀两断了。毕竟爱憎分明,敢爱敢恨的剑圣如何能容忍曾经密不可分的挚友堕落至此。偶尔有人在黄少天的面前提起叶修,也只会得到剑圣冰冷的注视,直看得谁也说不下去为止。这是连提也不愿意提了,恨的程度可见一斑。


然而某天突然又传来了叶修的消息,许多人都看到黄少天马不停蹄地携剑追到了他的所在,二话不说就与叶修杀了三天三夜。世人都以为结果会是不死不休,却不想他们想象中要和叶修一刀两断的剑圣,最终却只用剑挑断了叶修的发绳。


江湖中人感叹,黄少天和叶修,谁也不肯下死手。怕是旧情难断,余情未了,想必还要折腾上几回,等过往种种还清,就该尘埃落定了。


 


卢瀚文觉得这江湖中,人人都可以去当说书先生,说的比真的还精彩。毕竟那次黄少天回来后,卢瀚文也以为又要看到血和雨和剑。却不想黄少天带回来只是花与风与月色。黄少天还告诉卢瀚文,江南真的下了雪。


但江湖人士也不算完全说错,与他们想的一样,往后每每有什么与叶修相关的事,黄少天听后总会跑去打上一架。却又不曾真的取过对方的性命。


琢磨来,琢磨去,卢瀚文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黄少天可能打不过叶修。


 


十三四岁,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卢瀚文打定了注意要一探究竟,这江湖人称无恶不作的大魔头叶修到底有多厉害?自己的师父为什么总不能像白道诸人所寄托的那样惩奸除恶,取其首级,反而追着人家跑了一路?


所以这次又有叶修的消息传来,黄少天一如既往,卢瀚文也就跟着上路了。


他时而躲在树上,时而藏在屋顶,无论看到什么,想到什么,就记下来。然后托蓝雨的信鸽带回山门,就想问问他的师祖师伯师叔,这江湖人说的和我看到的,到底哪边才是真的?


 


 


*


不得不说,从蓝雨到江南的路非常漫长。这一路风尘仆仆,卢瀚文其实还有些受不了。毕竟他不像他师父那么皮糙肉厚,他还只是个孩子。卢瀚文猜测黄少天能这么闷头赶路,半刻也不停,多半是凭借着江湖人曾经说过的什么因爱生恨。


好不容易等黄少天也累了,找了间酒家休息。卢瀚文饿着肚子躲在屋梁上。他听到有谁在讨论,魔道的叶修最近看上了当地的官家女,把那小娘子连同保护她的侠女一同神不知鬼不觉地掠走了。也不知是为了修炼什么邪功,还是单纯看上了人家的美色。说着又提起曾经的正道第一美人,也是如今的魔道第一美人,苏沐橙来。说好端端一个佳人,武功俊,长得俏,怎么就死心塌地,跟定了那大魔头呢?别的不说,叶修的艳福还真是不浅。卢瀚文一边汲取新的知识,一边也挺佩服他们。分明这间酒家都快要被某人身上的气势压塌了,他躲着的这根横梁抖了半天,这群人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八卦啊!师祖说的果然很对,八卦是人生大事,轻易不能放弃。


 


好不容易等这些人结账离开,黄少天也一刻都待不下去,立马又开始赶路。卢瀚文本以为他师父只是在气昔日好友越发堕落,气过了也就好了。却不想黄少天变本加厉,不眠不休连赶了两天路。头昏眼花,又严重睡眠不足的卢瀚文秉承着魏琛的教诲,八卦的时候再困难也不能放弃思考。


他写了封信回师门:


——我师父是不是喜欢苏沐橙啊?那要是这次师父赢了,我是不是就该有师娘了?


 


 


*


魏琛回信道:对,你小子就要有师娘了。多开心两天。


 


 


*


江湖人人都知道黄少天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话唠。而他这一路上都没怎么被人认出来,除了未曾拔剑外,主要也还是他安静得有点过分。别人无知无觉,跟着他的卢瀚文却越发心惊胆颤。因为他深知他师父的脾性。


一旦黄少天沉默寡言起来,往往代表着会有更可怕的事发生。就好比那个雨夜。


 


离叶修的所在地越近,黄少天也就越沉默。


某天晚上卢瀚文正在树上睡觉,突然就感知到了绵长的剑气。他太熟悉这股剑气,立马反射性地跳了起来,引得树枝抖了几抖,树叶声一片沙沙。卢瀚文立马安静下来,也好在那夜风大,他师父并未注意到这处的异常。


虽被扰了清梦,但卢瀚文还是有点欣慰。剑客的情绪一般都寄托在剑上,他师父这几天憋得狠了,总算也知道要用剑发泄一下。


此时此刻,趁着月光,卢瀚文看着黄少天舞剑。这一招一式,却不是黄少天一贯的见神杀神,遇佛杀佛。说是发泄,却更缠绵。今夜的黄少天不像个剑客,倒是个君子了。


 


——师父现在正想着谁呢?苏沐橙吗?


卢瀚文还在瞎想,那头黄少天已经收了剑式,慢慢就从怀里掏出一截发带来。卢瀚文视力极好,今夜又是无云,他很快就分辨了出来。


那正是黄少天当初从叶修头上挑下的发带。


 


江湖中许多人也知道,叶修的这根发带是黄少天送的。人人都说黄少天此举就是要和叶修划清界限。但卢瀚文知道的更多,因为他的魏师祖比谁都八卦。


魏师祖说:“什么发带啊,在是发带之前,那也是黄少天自己的衣带好吗!谁知道那夜他穿着那件衣服,拎着他和叶修根本都不会喝的酒出去做了什么!他那根衣带又被他解开用去绑过哪里,反正最后就到叶修头上去了!不堪入目!”


卢瀚文当时问,那师父把这根带子挑回来干什么?是我们家太穷没有衣服穿了吗?


魏琛被徒孙的纯洁无暇噎了一下,他翻了个白眼回答道,不干什么,你师父那是恨不得把叶修绑在他裤腰带上的意思。一根破带子他当千里姻缘一线牵用,可不正等着叶修再来问他讨一次呢。但人家根本不理他!


 


回忆起这些,卢瀚文觉得现在的师父应该是在想叶修吧?比起未来的师娘,师父还是更思念叶修吗?


于是他又写了信回蓝雨:


——师父是不是还没放弃,想把叶魔头绑回正道?


 


*


这次是喻文州回的信,他道:于叶修你该喊一声前辈,不然日后可能也没什么机会了。至于正邪两道,并非你所想的那样简单分明。无论身在何处,人不违心,才是大道。


 


 


*


又走了几日,卢瀚文终于跟着他师父来到了江南。


江南与他生长的地方不同,水道曲折,明街暗巷。正逢春日,柳色葱茏,烟雨过后,更添朦胧。卢瀚文看得眼花缭乱,整个人晕乎乎地跟着黄少天转了又转,几次之后,他发觉他师父不见了。


卢瀚文一时还有些懵,他干脆坐在一棵柳树上沉思起来。他合理怀疑黄少天可能早就发现了自己,只是之前懒得理,现在要见老相好了,就故意甩掉他。不然刚才绕那么多圈圈干嘛!


可为什么要甩掉他呢?莫不是怕和叶修见了面上来就是血溅三尺的场面,吓到他这个幼小可怜又无助的徒弟?又或者是担心自己在之后的混战中受伤,不好和师祖交代?


 


卢瀚文当然知道等下会有一场恶战,并不只是叶修与黄少天的,还有更多人。跟着他师父的人太多了,卢瀚文都能发现,那黄少天肯定也发现了。这一路上甩掉了一批,又来一批,啰嗦得像他师父不小心喝醉酒时喊叶修的名字一样,没完没了。


这些应该都是想找叶修麻烦的人。一直以来,叶修行踪成迷,除了黄少天甚少有人能找到。所以这帮人才想跟着黄少天捡个便宜吧。


毕竟江湖中人人都知道,蓝雨的剑圣与叶大魔头反目成仇,不死不休。所以何不与剑圣联手,不用很累很麻烦也可以就此诛灭这个魔头呢?


 


一思考起来,卢瀚文就坐不住。他左动动,右动动,一会儿躺倒在树干上一会儿又蹲起来。这几天刚下过雨,树干上湿滑。一个恍惚间,卢瀚文就失了平衡。他踉跄一下,掉下了树。卢瀚文也不慌张,他身手不差,只需一个翻身就能稳住自己。却不想这树下有人轻笑一声,在他动作前先接住了他,将他提了起来。


卢瀚文眨巴眨巴眼睛,透过树梢上飘落的柳絮看到来人的面孔。想要反抗的动作顿了一顿,反而安静下来。大抵是因为来人的眼睛就像是澄澈的湖水,在春日中荡漾着光。风资卓绝又神采飞扬。


卢瀚文此刻有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叶修呢?


 


如果他能是叶修就好了。


那至少自己师父的品味是可以肯定的。一直追着这样的一个人,就会像是追着光一样。


谁不想试试看,最后抓住光会是怎样一种风景。


 


 


*


卢瀚文几日没有给蓝雨来信,师门上下猜到他应该是快到江南,被黄少天带得脚步越发急呛,没有时间提笔。


魏琛心中非常不安,他问大徒弟喻文州道:“文州啊,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虽然我们蓝雨现在的顶梁柱已经被叶修那厮掰弯了,但我们未来的顶梁柱还能对他不屑一顾,不追着他跑,也不拿正眼看他?”


喻文州回答:“师父曾经说过,小卢与少天最像。”


“……”


“况且见过叶修的人,又有哪个不追逐他?”


“哎……也就希望小卢面对那个老妖怪,不要像他师父那么缺心眼就行了!”


 


魏琛感慨之后,突然又想:其实蓝雨也还不算丢脸吧?毕竟黄少天有出息,追叶修的人多,可追上的就只有这一个啊。


 


 


*


卢瀚文自认不是个缺心眼,他知道有的话能讲,有的不能。和陌生人说话最好要半真半假,才不会被听出破绽来。不过眼前的人气质实在是亲切,卢瀚文忍不住就说多了。


人家还没问什么,他已经讲了起来。


 


“前辈,你知道大魔头叶修吗?”虽然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但是卢瀚文一看就知道对方习武。那喊声前辈总没有问题。


被他喊作前辈的人走在前头,不紧不慢,很是照顾他的脚步,不像他师父那样不管他的死活。卢瀚文不知道这是要去哪,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就抱着莫名的信任和想要结实对方的欲望,跟了一路。


听到卢瀚文问话,那人答道:“我知道。”


“那前辈见过他吗?”


“见过啊。”


“真的吗?那他是不是长得很可怕?青面獠牙,虎背熊腰,黑气缭绕!”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前面人的脚步顿了一下,“你是不是把他和霸图宗主搞混了?”


“是我太师父说的。”见前辈终于有了搭话的欲望,卢瀚文说得越发轻快。这就把魏琛卖了个干净,“我太师父说过,叶修最喜欢抓各门各派的幼崽。我以前不听话的时候,太师父还经常用叶修要来把你抓走了这种话吓唬我。”


“哦~你太师父啊。”


“我问过太师父,叶修抓我们干什么?太师父说当然是抓你们回去,种到他的田里,每天给你们施肥浇水,让你们长得白白胖胖的,他好下嘴啊。”说到这里,太师父已经没什么好卖的了,卢瀚文话锋一转,又说起了他师父,“但依我看,叶大魔头肯定长得也不差吧。”


“是吗?”


“我太师父的二徒弟,也就是我师父,特别喜欢追着叶修跑。我师父这个人吧,很要面子,也很注重形象的。江湖中人人都说,叶修是我师父命中注定,暗……暗什么来着……”


“哦哦,暗通款曲!说他们是命中注定,暗通款曲的对手,那叶修肯定不会长得太难看吧。不然我师父不要面子啊!他也是有身份的人,挑死对头前总要看看对方的脸嘛。”


听完后前头走着的人沉默了半晌,回了句不太相干的话。


 


“……你一定很得你太师祖和你师父的真传吧。”


一时间卢瀚文还有些分辨不出这是夸奖,还是嘲讽。但想想他太师父和师父,虽然毛病是多了点,但也的确都算武林传奇了吧。所以卢瀚文私心还是认为对方这是在夸他的。忍不住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嘿嘿,还好吧。太师父也经常说我和师父像。”


“嗯,你太师父说的对。”


“啊,前辈,你还没有告诉我,叶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你就这么好奇叶修?”


“是啊。主要还是因为我师父。”卢瀚文想了想,觉得说黄少天来找叶修打架也不会暴露什么底细,毕竟要找叶修的人真的挺多,便又说了下去,“这次我师父得到了消息,又来找叶修比试。我是偷偷跟着师父来的,就是想看看那个总让我师父没有办法的魔头到底有多厉害。他们打架,大部分时候是我师父输,但他输的时候对方从来不下杀手,所以偶尔我师父赢了,他也不杀对方。江湖中人说,这是恨,只是恨得还不够抵消曾经的情。可我觉得不对。如果是恨,为何不了断?都说我师傅爱憎分明,从不墨迹。可像他和叶修这样你来我往,岂不是要一辈子了?前辈你说呢?”


 


卢瀚文跑快了几步,到了对方身旁。他刚走在后面的时候,就一直在看前辈的手。这双手非常的好看,让人忍不住去联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武器才能被他握在手里,那又该是如何的赏心悦目。


卢瀚文现在凑近了,想再看个分明。对方见他过来,也放缓了脚步。等卢瀚文靠得足够近的时候,他伸出手,轻轻捻下了卢瀚文头顶沾着一片的柳叶。


他答道:“是吧,大概是要一辈子了。”


卢瀚文的视线正盯着他拿柳叶的手,不曾看清他的面孔。听到这样柔和的回答,又突然想要看看这个人现在的表情。他还没来得及仰头,耳边传来咻的一声,只见前辈的手动了。


那枚柳叶被直直地射了出去,一下子就没了踪影。片刻之后,重物落地的声音从前头的那棵树上传来。


也就在这个瞬间,卢瀚文反应了过来。


 


并非是树上有埋伏又或者这个人的武功的确深不可测这样浅显的事,而是面前的这个人,分明就是叶修!


此刻的卢瀚文非常想立马提笔写信,问问他的师祖魏琛:


——到底要怎么样我才能被叶前辈抓走,然后被种到他的院子里啊?


好希望能天天和这个人说上话,然后打上架啊!


 


 


*


叶修叹了口气,一把将卢瀚文抱了起来。虽然卢瀚文一直强调自己还是个孩子,但是会这么抱着他,让他坐在臂弯上的人,在蓝雨是不存在的。他一时有些僵硬,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能让自己被抱得久一点。


叶前辈凑到他的耳朵边,悄悄和他说:“看来是来不及把你带去安全的地方了,他们这次来的居然比你师父快。等等你就躲在这棵树上,不要乱动好不好?”


谁又能拒绝叶修如此商量的语气,卢瀚文立马搂着叶修的脖子,乖乖点了点头。这要是被魏琛看到,可能还会假哭几声我们的幼崽丢了魂了!


“去吧。”


叶修将他放下来后,卢瀚文很听话地爬上了叶修身前的这棵树。方才还呆在上面的人现在已经躺倒在了树后。卢瀚文辨认了一会儿,这就认出来这人的衣服是嘉世刘堂主手下会穿的样式。


 


叶修有些懒洋洋道:“既然来了,干脆都出来吧。”


方才飞叶伤人的一幕虽未见血,却有足够的威慑力。这四周埋伏的人清楚地意识到,叶修还是那个叶修。一时四周寂静无声,竟是无人敢出面。


可这空气凝固了还不够柳叶落地的时间,又微微震动起来。清啸之声响起,随之四面八方皆被气流席卷。在场的所有都感到了剑气。


这是有人的剑出鞘了。


 


叶修挑眉,随手拈过那片来不及落地的柳叶,就朝正前方掷去。有人从树后缓步而出,站定后只将剑举起,微微侧过一个角度。那片又尖又利的柳叶在碰上剑刃的瞬间,就被均匀地分成了两半,卸去了力道,重新变得柔软缠绵起来。最后有半片粘在了剑客的脸上,柳梢正贴在他的唇间。


 


两人间的气氛因为这一幕变得有些暧昧。可剑客手上的剑却未归鞘,剑锋一转,气势凌厉——是不偏不倚地砍断了叶修身后的那棵树。


“嗷!”


树上的卢瀚文看得正专注,一下反应不及,和树一起摔倒在地。他被埋在一堆叶子柳絮间,鼻尖处发痒,不由一连打了三个喷嚏。


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此处广阔,所有人又为了这三个响亮的喷嚏再次沉默起来。


 


“咳……不愧是你的徒弟,打喷嚏的样子也很像你。”


叶修也算是在提醒黄少天,那可是你徒弟,还是个和你很像的徒弟。这场面你不让他藏好,砍他出来表演打喷嚏干什么?


黄少天语气不善道:“你什么意思?嫌我打喷嚏的时候吵吗?”


“不会啊?毕竟你打喷嚏的时候,已经是你最安静的时候了。”叶修的言辞越发恳切。


“……”


 


卢瀚文不由咋舌,他就没见过有人能把他师父堵得说不出话来。叶前辈果然好厉害啊!况且一般人是不敢堵他师父的,一旦他师父说不了话,剑法就会变得更诡谲可怕。不忌惮的人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吧。


而趁着两人胡扯的功夫,卢瀚文又重新物色了棵树爬上去。他倒不觉得四周危险,只是树上视野好,方便看热闹,也方便想掺和的时候就掺和。


那棵树上当然也藏了人,他出手就把对方打晕在了树上。卢瀚文看不出对方的师承,只猜是听了嘉世号召而来的小门小派。


 


这头叶修和黄少天还没放过树这个话题。叶修也很了解黄少天,为了让他等会儿能少缠人一点,最好就是现在给他机会多说几句。


“好端端的,你砍树干什么?”


“我教训我徒弟还要经过你允许吗?一点防备心都没有,随随便便就跟着陌生人走了,还让陌生人抱着。难道不该罚吗?”


“怎么就是陌生人,你我不是暗通款曲十几年了吗?”


“……”黄少天眯起眼睛,瞪了卢瀚文所在处一眼,又接着道,“叶修,你不要以为用花言巧语就能迷惑住我,我是不会上当的。”


卢瀚文此刻不仅想替自己喊冤,暗通款曲不是他说出来的啊,也很想替叶修喊冤。他是在没听出叶前辈哪里花言巧语了,但他师父的确因为这句话表现出了十二分的心花怒放。


黄少天嘴上说什么不上当不领情,可剑客的情绪是会体现在剑上的。现在看看那把剑,高兴得都在颤了。要不是被黄少天紧紧握着,指不定就蹦到天上去回不来了。


 


而周围一众等着黄少天先出手的人终于也有些按捺不住。按照江湖传言,黄少天与叶修早已恩断义绝,架也打过几回了。那见了面应当已经没有什么可说,上来就该是直接血溅三尺,你死我活。


但谁能想到算上他俩当好友的日子,十多年了,黄少天这惊世话唠居然还能对着叶修扯上这么一段家里长短,还大有要继续往下说的意思。


这时就有个女子现出了身形。她也穿着嘉世刘皓门下的衣服,应当就是这次主事之人。她一行动,接着又有数十个人从不同的地方冒了出来,竟是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叶修和黄少天围在其中。


 


“黄少,何须与这魔头多费口舌。”那女子朗声道,“既然大家目标一致,都是要除魔卫道。我等今天就助黄少一臂之力,一起杀了这魔头!”


“助我一臂之力?”


“杀了叶修?”


黄少天冷下了脸色。


他的剑从刚才的雀跃又逐渐安静。沉沉的气息压下来,让卢瀚文呼吸一滞。身为剑客,更身为黄少天的弟子,卢瀚文要比常人更能读懂这把剑的情绪。这并非是听到对方的话,想起了自己的使命,反而是将某种情绪酝酿到了极点。


世人多以为黄少天见到叶修是怒是恨,但黄少天现在的这副模样,才是真正的怒到了极点。他的剑已然在宣告,此刻见到它这般模样的敌人,一个都活不下来。


卢瀚文冷汗涔涔,他因这股剑气,回想起了多年前的雨夜。


原来那是黄少天在为谁不甘,为谁生恨,为谁移山平海,为谁倾倒天地。


 


“除魔卫道?”


“目标一致?”


审视这些词句一般,黄少天每念出一个字,气势就更盛一分。包括卢瀚文在内,几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毕竟黄少天的剑气向来霸道,敌我不分。就连亲徒弟遇上了也忍不住打颤。


但唯独一人,还是那般模样,自在如常。


能在黄少天的剑气下不动声色,安然无恙,除了要有高深的功力,还要有底气。是认定了对方的剑不会伤到自己分毫,将自己划进黄少天领域中的底气。


 


此刻卢瀚文看看叶修,又看看他师父,终于是明白过来。他看向这群所谓白道之人的神色中不由带上了怜悯。


想用正道大义束缚黄少天,要求他心向光明?


 


可惜他师父的心早已有所属。


向的不是光明,是他自己追逐过的光。


 


 


*


“是……是啊。黄少,我们……我们都是来帮你的。”


好歹也是嘉世派来的代表。在黄少天这般气势下,即便已经面色苍白,连武器都要拿不住。那女子还能勉强摆着笑脸,继续游说。


但没想到她所以为的,因想起和叶修过往种种,今天却要手刃对方,为此才心情不佳的黄少天,却慢慢转过身来。


他背对着叶修,举起了剑。雪白的剑尖正对着女子。


 


“我和他的私人恩怨。我允许你们插手了吗?”


还未等到任何回应,黄少天已经出手。君子才会等人想通,黄少天是个随心所欲,自在唯心的剑客。用剑一定要畅快才行。唯一一个能让他在打架前打架后,无论费多少口舌都无所谓,甚至在打架中也不想消停的人,此刻正在他的背后。与他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无论如何都是畅快的,满足的。其余人又哪里有资格让他停下剑来等。


 


众人还是茫然,只等到血珠已经溅到自己脸上,方才惊醒,勉强拿起武器抵挡。还待再向黄少天服软劝几句,却不想对方并未想过留情,几招下来,已将包围圈杀出一个缺口。


更令人绝望的是,此时此刻,他们这次围剿的对象,魔道之首叶修。也学着黄少天的样子,慢悠悠地转过身去。正是与黄少天背对着背。


卢瀚文好奇了一路的武器终于现了形,居然就是叶修背上的那把伞。只见伞轴旋转,最后竟是变成了剑的样子。


 


见到叶修用的武器,黄少天忍不住搭话了。他手下虽还是杀得利落,周身的空气却轻快起来。


“哎老叶,怎么想到用剑?居然在我面前用剑,是不是想拆我的台?”


“看你用的顺手。”


黄少天笑起来,“那等会儿也和我比划比划?”


“行啊。”


 


得到回答,黄少天更是兴致高昂。他的邀架很少能得到叶修的肯定,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动了手,叶修不得不还手。现在终于算是两厢情愿,能不高兴吗?这一高兴,对付围剿团的动作也越发狠厉。而被联合起来对付的围剿团队早已落在下风。毕竟面前是天下第一人和天下第一剑客的组合,谁来恐怕都没有胜算。


见求饶没用,这时就有人色厉内荏地指责和威胁起来:“黄少天!你居然勾结魔道,你可知道今天这事传出去,对蓝雨,对你自己会是什么影响?你明明……”


话还没说完,那人已经再不能说话。就像是没听到一般,黄少天的剑还是那般的快。


一向喜欢把话说完整的卢瀚文猜测,方才那人恐怕是想说——你明明与我们都是正道,追着叶修,不就是想要打败他!


 


为此他也深觉这届江湖人真是脑子不行。都被打成这样了,居然还没想明白吗?作为剑圣,黄少天的目标又怎么会和凡人一样。他看上叶修,想要的可不仅仅是成为叶修的宿敌。


对手也好,挚友也好,知音也好,他通通都要做到。


什么打败叶修,黄少天想要的,分明就是叶修。


 


 


*


数日之后,蓝雨终于又收到了卢瀚文的信。信纸脏的不行又沾了血迹,魏琛看到的时候汗毛直起。


再一看内容,只觉得更是毛骨悚然。


 


——原来我真的有师娘!


 


 


*


这一场打斗如同卢瀚文所想,腥风血雨又惨烈异常。却最终还是从很多人的事,变成了两个人的事。


叶修与黄少天收起剑来时,地上躺倒了一大片。血色混进土中,让这块土地像下过雨一般湿漉。但凡看到现场的人,恐怕都会猜这是魔道所为。可谁又能想到此情此景,大部分还是白道剑圣,黄少天的手笔。


一念而从善,一念而从恶,一念而成佛,一念而成魔。黄少天这一念,大抵也就源于相思相护。


 


卢瀚文还呆在树上不敢动。刚刚打完架,他师父周身的气势散不掉,让他本能性地远离。他看着他师父甩甩剑尖,又甩出去老长一串血珠。然后就这么满身煞气,浑身血性地凑近了叶修。


“明知道最近不太平,你就这么到处乱走?要是今天我没来怎么办?”


“今天你要是没来,那我也不会来啊。”


黄少天听完忍不住又甩了甩剑尖。


“就算是那样,老叶你也不该一个人来。你是觉得你这个魔道之首做得太安逸吗?”


“我来见你,为什么不一个人?有哪里不安全?”


叶修见他高兴,专挑顺着他的话说。结果越是这样,黄少天还就越得寸进尺。他又说:“下次还是把你那些红粉知己带上吧,人家既然跟了你,估计也很想保护你吧?”


“……什么红粉知己?”叶修纳闷起来。


“就那什么大家闺秀,什么侠女啊?江湖中人都知道了。当然,我也没忘了还有苏沐橙。”


 


“……”


听完这话,卢瀚文同叶修一起无语了起来。卢瀚文想起自己曾把苏沐橙当过师父的心上人,只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不识人心险恶。就没想到他师父在这样血淋淋,惨兮兮的场景里,还能自然而然地吃起醋来。


叶修心里却更明白,黄少天这是为了达成某个目的,开始没事找事了。


 


“你说小唐和老板娘?简单来说,她们其实是来投靠苏沐橙的。至于沐橙,我好像和你解释过很多次了。”


真的很多次。而且每次解释,都会发生些光天化日下不宜发生的事。第一次解释的时候,叶修还醉了,被人用腰带蒙住了眼睛,最后哭出了眼泪。回想起来就躁得慌。


黄少天在某些事上真是懒得出奇,借口也不好好找几个,总用些重复的。平时叶修还不管他,这会儿却不得不警惕。不光是场合不合适,更是因为他还没忘记,不远处还躲着蓝雨的小秧苗呢。这万一吓焉了,还不知道老魏能说出些什么鬼话来。


但黄少天正在兴头上,他刚才打得太痛快,心中尚未平复。现下已经自说自话地感到了天时地利人和。他与叶修并肩作战,又为叶修出了口气,一切都好的不得了。所以一定要再好一点。这样高兴的时候,他必须得亲叶修一下。不然他的血就像是要沸腾起来,无法安宁。


他很需要叶修的安抚。


 


见叶修眼神躲闪,是有推拒之意,黄少天立马不高兴起来。本来也不过吃三分醋,现在一下变成了六分,还真的较上劲来。


“你说说看,每次你出事,都是天高地远,在我触及不到的地方。我赶不上一次,你重伤消失了几个月。我万一再赶不上一次,你是不是干脆就没了?又或者哪天趁我不在,你就随便找个人拜堂成亲,从此退隐江湖?你不要说你没想过,你就是觉得这江湖烦,早就想撒手不管了!”


叶修被说得哭笑不得,又想起黄少天每次急匆匆赶来的模样,心中一软,赶紧想要哄一哄。


 


“你赶不过来,拜堂就少一个人,还怎么成婚?”


“而且我嫌江湖烦,我不嫌你烦啊。”


“所以我真的很烦吗!?我到底哪里烦?!”


 


至此卢瀚文发觉,他的师父在叶修面前,可真是一等一的好哄。这就又得意上了。不光得意,还得寸进尺。


黄少天的确还在念叨那个吻。他本就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现在趁着叶修觉得他高兴了,该冷静下来的时候,就凑上前去吻了一吻。


 


——不是觉得烦吗,那你就来堵上吧。


 


叶修看着他眼底的神采,总觉得无可奈何,干脆闭上了眼睛。他的心底又何尝没有期待和思念。两人聚少离多,难得相见。黄少天虽不在意,可叶修也不愿意直接把他拉进这趟浑水。所以每每想要见面,必要找个光明正大的借口。久而久之,这江湖上关于叶修要被围剿,被刺杀的消息也就越来越多。


而黄少天每次来,见敌人强,便庆幸自己来了,也高兴叶修还记得承诺,遇到麻烦知道要找自己帮忙。要是遇上敌人弱,就好比说今天,黄少天会更高兴。


因为他知道,这是叶修想自己了。


 


 


*


两人在血泊中越发柔情四溢,含情脉脉。卢瀚文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低头默默数起这棵树到底有多少片树叶。


却听到咚地一声,他这棵树的另半边震了震,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


卢瀚文这才想起来,刚才被他打晕的人醒了!看他那幅模样,应该是被吓得不清了吧。


也不知道是同伴死的死伤的伤更有冲击力,还是两个罪魁祸首在谈情说爱更震撼。


 


对方坐在地上,背紧紧地抵着树,只一个劲地抖。他指指叶修,又指指黄少天。哆嗦着根本说不出话来。


黄少天的剑还没收回去,这时候便又有了要动作的迹象。对方见状立马爬起身来,三步一滚地往远处跑了。黄少天挥了一剑,又是很准,把卢瀚文呆着的树再次砍断了。


 


“嗷!”


卢瀚文滚到地上,身上,包袱上都不免沾了血迹土色。他委屈起来。


“师父你怎么不砍那个要跑的人?”
“我一不小心砍歪了。”


卢瀚文瘪瘪嘴,也不指望师娘给他主持公道了。要放那人走,当然也是叶修的意思,不然叶修早就出手了。这两人就是故意放那个人去传话的吧。


什么黑黑白白,真真假假。蓝雨的黄少天到底为什么这么些年还杀不了黑道的大魔头。


那当然是因为——他爱上了叶修啊!


 


毕竟正道侠士总会爱上一两个魔头的嘛。没毛病!


 


 


*


这之后,江湖中一传十,十传百,人人都在说,原来蓝雨的黄少天与魔道的叶修暗度陈仓已久。


黄少天,敢爱敢恨,爱憎分明。这爱都给了一个人,又怎么能不分明。他没直接投靠魔道已经算是很讲道义。


此类的消息从江南一路过去,总算是传到了魏琛的耳朵里。魏琛嗤笑一声,和蓝雨上下讨论,说的好像我们以前都不知道一样!这次的八卦真是没劲!


但对外戏还是要演足,蓝雨的掌门装得不可置信,悲痛万分的模样,说:“少天心之所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到了必要的时候,他也一定会大义灭亲。如今他这般作为,可想是当初叶修之事,尚有疑点。”


 


如此一来,叶修与嘉世的恩怨又在这江湖上掀起了新的风浪。而魏琛说这话时,卢瀚文就在身旁。他心里很佩服师祖,这是把假话说成了真话啊!师父的心之所向,到了必要的时候又会大义先灭了哪边,师祖可没有说清楚。


 


再后来,什么微草堂主,霸图宗主,轮回少当家这些白道至尊也都知道了这事。他们也是一副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的模样。这却不是装的,而是真的。毕竟快十年过去,这江湖中人居然还有能说的出真相一天?


 


于是黄少天和叶修就还保持着原样,一个在白道一个在黑道,各自混得风生水起。


只是偶尔两人见面,又打起来的时候。这江湖中人只能感叹,真是长情!


 


毕竟叶修又把那发带系上了,就再也没解下来过。




FIN


魏师祖:解下来的时候我劝你们别看也别问了。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情人节快乐!


很高兴这次我终于真的赶上了一次活动,爱黄叶爱大家!!甜甜蜜蜜!


也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好久没有两天赶一篇文啦,写的还是很愉快的(也很累(。 毕竟我不年轻了……如果有什么不通顺,错字,错误,欢迎大家告诉我。我没有来得及好好修一修……因为我太想睡觉了(哭哭)


抱歉起床后我会好好修改的!!!




新的一年里也希望大家都能有粮吃到饱!最近闲着又状态不错,会加紧更新的~


那么再次感谢能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877)